热门关键词:

资讯分类
联系我们
沙龙国际娱乐官网

联系人:李经理

认真勘察现场使用情况

保证做到全面满足贵方的要求

我公司优先提供配件和修理义务

网   址:http://www.77549.com.cn

致力于建一流诚信企业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最新上市 >

我从不迷信的舅公却死于迷信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7-08-15 12:32

  七十二父亲迷信,我迷信,
  
  父亲路来认为人要好善,莫为恶事,虽有忧疑,亦自平安。得知阿哥睡了雾琼,知道这件事对于一个女孩子的影响,便上门去求亲。但人事如皎月被云雾遮掩,月自身不能拨开云雾,无可奈何。
  
  雾琼的阿哥嫂嫂不晓得妹妹破了处女身,当然除了海清,一致反对她嫁我阿哥。雾琼又不象荷春,她只会哭。当然,父亲提亲也不可能象丁止川那么直接。
  
  丁止川的儿子丁鹏到了见女孩子就做梦的年纪。丁鹏可不是人说的哑子做梦口难言。他看上了荷春,就直接对他父亲说:“您打发人到处为我做媒,却单单放着近处荷春不去提?”
  
  “你想同荷春在一起是不可能的。”
  
  丁鹏说:“不就是妈和荷春的妈大闹过一回吗?她们都早不记仇了,您一个大男人还纠结?”
  我从不迷信的舅公却死于迷信
  丁止川说:“总之你俩不能亲近!”
  
  丁止川没有说原因。丁鹏也没有问理由。父子俩各怀了一分心思。
  
  荷春在溪里洗衣服。
  
  丁鹏用一粒小石子丢在她面前的水里。荷春晓得又是有汉子在撩惹自己,她依然埋着脸捶衣。
  
  石子落水水起花,郎哥长成后生家。
  
  娇妹要是看得起,回过头来看一下。
  
  荷春晓得是丁鹏了。本来两家对溪相望,又认得人。平时见了面也笑一笑,荷春又大丁鹏一岁,就回过头来笑着说:“小小年纪,偏却学人唱山歌撩人。”
  
  丁鹏下溪,到荷春身边蹲下,轻轻说:“我唱我的真心!”
  
  荷春说:“你对你喜欢的人唱去!”
  
  丁鹏说:“我喜欢的人是你!”
  
  荷春的心跳了一下,她将棒槌捶得更重。丁鹏问:“你可看得起我?”
  
  荷春正要回答看得起,路上有人路过。荷春大声说:“丁鹏,你洗手离我远点!”
  
  丁鹏知道了荷春的意思,她喜欢自己,只是怕惹人闲话,便悄悄在荷春耳边说:“天黑后,我在瓦棚子等你!”
  
  丁家院子往里走是丁家湾。丁家湾的名字是缘于丁家院子,其实湾里除了一个废弃多年的烧瓦匠住过的棚子,再没人家。瓦棚子盖的是杉木皮,已经腐烂得差不多了,一到落雨天,棚子里到处是水。棚子里有一张木架子床。这张床不光丁鹏荷春睡过,还有人睡过,但我这里只说丁鹏和荷春的事。
  
  荷春是见了荤腥就呕,于是便告诉了丁鹏。丁鹏以为荷春感冒了,就要她找医生。荷春就找到我的表哥胜东,我表哥胜东为荷春打了二天针服了三天药,但不见好转。我那表哥胜东就为荷春拿脉,一拿脉就拿出问题了,荷春怀孕了。
  
  怀了孕的荷春不能再瞒母亲,母亲问过男人的姓名,得知是丁鹏,就给女儿一耳光:“你好样不学,学婊子!”
  
  荷春嘟噜:“我又不是乱搞。我喜欢他,他喜欢我。”
  
  母亲又是一耳光:“叫你犟嘴!”
  
  其实母亲打荷春是迫于无奈。
  
  溆浦有句俗话叫娘娘肚子养儿,心中有数。但这妇人却对女儿却心中无底,她背着老实忠厚的丈夫和丁止川有暧昧关系,当然这关系并非她自愿。不过妇人是先去学校同丁止川睡了再回来同丈夫睡。丁止川是民办教师,学校就在荷春家不足百米远。荷春的模样神似母亲,这妇人对于荷春的血缘就存了疑惑,到底是哪个男人留下的种?有了这疑惑,母亲就不能不痛打女儿,因为说不定俩人是姐弟关系!
  
  丁止川没想这一层。儿子要他去荷春家提亲,他说:“你要娶荷春就别住我屋里!”
  
  儿子态度更坚决:“除了荷春,我哪个都不娶!”
  
  丁止川不再隐瞒观点:“荷春的种不好,她娘偷人!”
  
  丁鹏大声说:“这是污蔑!”
  
  一旁的母亲接腔:“鹏儿,你和荷春的确不能结婚,也许有可能她是你姐姐。”这个当年恨荷春的娘恨到极点,扬言要杀死她的妇人,后来得知事情的真相,再恨不起来。
  
  妻子这么说,丁止川有些怒气:“那样的女人,你晓得女儿是哪个的?”
  
  妻子说:“你别将屎扣人脑壳上,你清楚自己是怎么哄人到手的。”
  
  那时荷春还没出生,荷春的父亲病了,荷春的娘四处借钱借不到。丁止川知道了,对荷春的娘说:“你怎么不找我呢。”
  
  荷春的娘说:“你家吃饭的人多,我怕你匀不出来。”
  
  丁止川说:“匀不出来也得匀啊,人是大事!”
  
  荷春的娘一听,感激得差不多要下跪,丁止川说:“你别感激,都对门对户的,相帮应该,你随我去学校拿钱!”
  
  如果荷春的娘早晓得丁鹏川是有目的的,她是绝对不会跟着他去学校拿钱。她和去别人家一样,一面念叨着丈夫能不能救,一面说要是救了我丈夫,我当牛做马来报答你。
  
  当荷春的娘走进丁止川的房里,丁止川就闩了房门:“我不要你做牛做马,只要你让我睡一次!”
  
  “不,不,我不能。这样做我在人前将抬不起头。”
  
  那天是星期天,丁止川开始说只一次不会有人知道。看荷春的娘依然坚持,就说:“你再不脱裤,别怪我不给你面子。我对着窗口喊,说你为了筹钱,到我房里来勾引我。”
  
  荷春的娘知道上了套了,便流着泪说:“只一次!”
  
  后来丁止川隔几天去催荷春的娘还钱。但丈夫还没恢复,她哪里有钱还?每催一次,任他糟蹋一次。再后来,丁止川说:“干脆那几块钱我不要了,你只满足我!”
  
  那时荷春的娘怀了荷春。她说:“钱我要还!我们断了吧,不然我将来无脸面对儿女。”
  
  丁止川说:“你去学校,哪个晓得?”
  
  后来荷春出生,荷春的娘认为不能再糊涂下去,便要断关系,丁双川说:“我再没问过你的钱,你还要怎样?”
  
  要不是后来丈夫问起她到底借丁止川多少钱,她一直被丁止川玩弄而蒙在鼓里。
  
  丁止川看荷春的父亲身体恢复强壮,就去讨要那笔借款。当时荷春的娘在他手上借五块钱,如今还了二十, 丁止川还是说没还清。一九七三年的二十块钱不是小数目。荷春的娘才猛然醒来:“自己两年是倒贴钱陪丁止川睡!”
  
  丁止川看妻子揭自己老底,恼怒地要打妻子。丁鹏此时才晓得表面一本正经的父亲原来是这样的人,他痛恨父亲,却又无可奈何:“荷春怀了毛毛!”
  我从不迷信的舅公却死于迷信
  丁止川,这个被冠誉人类灵魂工程师的老师,却追问儿子:“你确定孩子是你的吗?别不是他人睡了,赖你脑壳上吧。”
  
  丁鹏不屑说:“世上有几人象你!”
  
  丁止川确定荷春怀了儿子的种,就自己去荷春家提亲:“你家荷春该到了嫁人的年纪,我来提亲来了。”
  
  老实的荷春父亲问清了丁止川是为自己的儿子提亲,用太近了的理由推脱。
  
  “还近了。都怀儿子了!”
  
  这一来将荷春父母的退步都堵死了。荷春到后嫁给了丁鹏。
  
  雾琼到底没有嫁给我阿哥,父亲总怀着愧疚,也担心报应。舅公说:“那是没影的事,你信它?”
  
  父亲相信有报应,我相信报应,舅公不信。
  
  现在丁止川也信报应,他大概是看到召胡子的报应才有所醒悟的吧。
  
  算计他人的恶报茸溪赵家的召胡子,总想着算计他人。特别是六零年,他想将妻子安插到公共食堂做管理员,遭到在食堂帮忙的会计(会计知他为人)反对,他便伺机报复。
  
  一天,食堂里的菜里被人下了桐油。吃的时候,因菜比平时吃起来要香,没人觉得有问题。过了不一会,就有人头晕,有人呕吐。呕吐的呕了血。召胡子一句话,民兵就将会计绑了。召胡子说:“一定是会计投的毒。他自己有工作,偏偏要去食堂帮忙,肯定有目的。”会计知道被召胡子算计,知道分辩无济于事。当场被民兵打得吐血,后又上纲上线,会计冤枉坐了七年牢。
  
  聪明人都心知肚明,但谁都无可奈何,只怨老天无眼,召胡子想怎么都能如愿,而且他的俩个儿子也非常聪明。
  
  召胡子的大儿子春生,与我阿哥是同学;小儿子冬生和我同班。春生秋生的确聪明,春生在阿哥那班成绩第一,秋生在我班没落过第二。
  
  春生上高中就因身体出现问题而休学。没想到一病就是九年,直到最后死去。
  
  冬生也是进高中就出现了问题,先是精神萎靡,后来嗜睡,醒来就自言自语。老师只好叫他退学。
  
  我高中毕业又读卫校,然后在温溪口开诊所,直到八年后去双溪口开诊所,才知道他家的情况:召胡子和他大儿春生于先一年都死了。冬生因神经紊乱,没人愿意嫁他。后来找了个精神病妻子,生了个智障儿子。而冬生的丈母娘看看这家情形,怕女儿饿死,就领走了女儿。
  
  冬生已完全认不出我,整天带着他已经五岁的儿子到厕所拣擦屁股的纸。父子俩全靠族人送些饭食。他的家里,除了臭气熏天的纸屑,再找不出其他东西来。
  
  舅公不信迷信,我不是随便讲的。召胡子的报应,舅公有他的解释。春生病了死了,人生的自然规律就是生老病死。冬生疯了傻了,是他思想不开朗思维混乱的结果。
  
  我再提一个舅公不迷信的事实:伯奶奶死了。我那个与父亲同父异母的叔叔要在伯奶奶的丧事其间为死去五十年的爷爷做佛事道场。
  
  为早年死去的人做佛事道场,在我的家乡溆浦叫做冷佛事。做佛事道场的解释是:因为死去的亲人在阴间,没有房住没有钱用更没有丫鬟佣人。
  
  因而佛事道场前,花匠用竹篾扎几幢高楼大厦(灵屋),大厦里用纸糊了无数美女丫鬟佣人。有了屋有了人,就差钱了。因此佛事中,道士先念了往升极乐世界经。然后在地上铺上阴间能用的烧纸(就是人说的冥币),再将大厦(灵屋)抬到烧纸上,道士敲着锣念着经围着大厦转。孝子贤孙跟着道士转。到后道士喊一声:“跪!”孝子贤孙就在大厦周围跪下。道士又一面敲锣一面念经,念完,叫:“哭!”孝子贤孙就大哭。一会儿道士叫停了哭,接着就开始烧灵屋。在一阵噼噼剥剥的大火下,大厦很快就剩一堆灰。
  
  做冷佛事在溆浦很普遍。主要是这些人死去的时候他的子女当时还小没有能力做佛事;或者是因为夫妻中怕先故去的他(或她)因佛事得了钱财,有了美女丫鬟,就忘了原配而另寻新欢,故要等另一个死去后再做。再就是毛泽东时代破除迷信多年,不允许做佛事。因而前些年做冷佛事的很多。
  
  爷爷死的时候,我的叔叔还没有出生,父亲也只有七岁。自然属于当年儿女小没有能力做的那一种。但伯奶奶死的时候,我父亲还是没有能力为爷爷奶奶做佛事。
  
  当时,我和妻子被生活逼得流浪新疆,女儿丢给父母照顾。父亲工资不高,母亲身体又不好。更有阿哥嫂嫂看父母盘养我女儿,因而要父亲也负担他儿子读书的费用。父亲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因而又多了一分责任。好在侄儿长大了,性格不象他的父母。避如父母有好吃的东西,阿哥嫂子总是叫他的孙子:“问老太要去。”侄儿不让,说:“老太一生省吃俭用,到老了也该享受了,你不能再去刮油!”父母有了病痛,也总是侄儿将爷爷奶奶送去医院,再通知我们。
  
  既然佛事能让死去的人有钱用有屋住,没有人不巴望死去的亲人过得好的。问题是父亲实在负担不起灵屋与道士的那笔开资。但叔叔要为爷爷做佛事,父亲必须出钱。思来想去,父亲决定只为爷爷做佛事不为奶奶做,因为那样父亲会少了三分之二的开资。
  
  姨奶奶却不干了,她无论如何也要父亲为她的姐姐——我的奶奶做一场佛事。
  
  父亲左右为难,就抱着我的女儿离开了。姨奶奶还和母亲堂伯母叔叔叔母在商议。舅公很注意父亲,悄悄跟着,看父亲坐到伯奶奶的棺木旁流泪。他就进屋叫他的二姐——我的姨奶奶过来说:“你为了一个死鬼逼他!你忍心?佛事只是给活着的人看的,死鬼根本得不到。”
  
  姨奶奶还是坚持,说父亲不为她姐姐做佛事,也不能为她姐夫做,不然会夫妻分离,她姐姐孤苦。
  
  舅公说:“你去大姐坟前烧纸,告给她就说是我不让做的。如果真灵验的话,她晚上会托梦给你。”
  
  姨奶奶晚上自然没有梦到她姐姐,之后父亲就只为爷爷做佛事。
  
  我前面说过,舅公不知道因为什么竟一索子上吊死了,后来知道舅公是死于迷信。当然这是推测所得的结果,而正真的原因除了死去的舅公,谁都不知道。
  我从不迷信的舅公却死于迷信
  葬完舅公,送走道士,帮忙的回去了,远些的亲戚也走了。大舅公的孙子对舅公的感情没有我深,也各自回家。姨奶奶坐在屋里和舅奶奶继续哭。父亲和表叔过去劝:“有吃有穿,突然行了短路,也是命中注定的寿年。”
  
  舅奶奶哭着说:“我糊涂啊,他讲了几次断头话,我没往深里想。”
  
  表叔和父亲包括姨奶奶当时都不知道我前面给你们讲过的有关舅公死前的一些预兆。就追问舅奶奶。
  
  舅奶奶一件一件数来。大舅公的六儿子突然插嘴问舅奶奶:“满,您确定叔说'猪不长你一个人吃得多少'是冬月二十二说的?”
  
  舅奶奶肯定说是的。她对大舅公的六儿说:“先天你为迎接家谱放了挂炮仗,印象特深!”
  
  大舅公的六儿比我父亲小几个月,按辈分我叫他六表叔,六表叔猛然回忆起当日接家谱的情景。
  
  舅公是宝庆(今邵阳)人,舅公的父亲和舅公的伯伯是漆匠,兄弟俩一路为人漆家俱。到茸溪,听人说茸溪山势属于鸡笼形,土匪强盗都不敢来惹茸溪,来了便是肉包子打狗,再无回去的。
  
  的确如此,茸溪四周是大山,多悬崖。与外界能畅通的路三条:从双溪口进茸溪一条,不过两悬崖夹着的路只容得两个人并排走。到均坪走火焰界有条路,陡峭。再一条是老头坑通白雾溪,听名字就知是一条狭窄的小路。当年,茸溪有三门炮,我们叫它九角炮,守候三条路。别说一般土匪强盗进来作案,便是千军万马进来,要逃出茸溪,恐怕也是犹如登天,何况茸溪的人个个习武呢。
  
  舅公的父亲,舅公的伯伯觉得这就是他兄弟俩寻找多年而要寻找的理想栖息地。于是兄弟俩就在茸溪搭了一个棚子,当棚子变成木屋的时候,做阿哥的成了家。八年后弟弟——就是我舅公的父亲也成了家。
  
  舅公的父亲,舅公的伯伯经常回宝庆。舅公大舅公小的时候也随父母回宝庆。后来一度断了联系。再后来兴起一股寻根热,舅公就凭记忆去了故乡宝庆一趟。老一辈都已过世,后一辈也晓得有这个本家。如今寻上门,自然叙起辈分。舅公的辈分相当高,最年长的比舅公大十来岁,却叫舅公:“叔叔”。有叫爷爷叫老太叫老老太的。舅公笑了,说再下下辈不知辈分怎么排。年长的侄儿们说:“老叔,您来了,干脆续集家谱吧。”舅公就同侄儿孙子曾孙们取了二十代辈分排行。然后将自己一家人的生庚和他伯伯,也就是大舅公一家人的生庚写上,交给一个领头的侄儿,说:“印刷完毕,给茸溪寄一册过来。”
  
  舅公回到茸溪,整天念叨着家谱什么时候寄过来。
  
  家谱被邮递员送来那天,舅公和他的六侄儿正坐在纪元开的商店里讲白话。邮递员送来的报章杂志书信都是由纪元代收的。纪元一件一件验收后签了名,邮递员走了。纪元再告诉舅公有他一个包裹。
  
  舅公拆开包裹,见是家谱。就立刻打开,边翻边说:“我先看看有没有印刷错误。”
  
  翻了几页,舅公合上,对他六侄儿说:“你买封炮仗先回家,等着接家谱。”侄儿前脚走,他就跟着回家。
  
  迎回家谱,舅公将自家一房从始祖远祖一代一代念完,又将辈分排行公布。然后他就将家谱锁在早就预备好的木匣子里不让人看。
  
  大表叔听得有些蹊跷,就问舅奶奶要了家谱来看。
  
  装家谱的木匣子锁着,舅公突然死的,没告诉人钥匙放哪里,寻遍能找的地方也没找着,大表叔就将木匣子劈开。
  
  很快我们就明白了舅公的死因,家谱是九六年印刷的,舅公一栏里印着:生于民国二十二年,卒于一九九七年。
  
  当然,印着的卒年有被油墨涂抹的痕迹,但能清晰可见。有人说印刷家谱就是预兆。有人说是舅公看了家谱,被吓得灵魂出窍,才上吊自尽的。
  
  不论从哪方讲,舅公是死于迷信。
  
  而且舅公死的日子,正是家谱上记载的日子。我是既明白又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