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资讯分类
联系我们
沙龙国际娱乐官网

联系人:李经理

认真勘察现场使用情况

保证做到全面满足贵方的要求

我公司优先提供配件和修理义务

网   址:http://www.77549.com.cn

致力于建一流诚信企业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知道日报 >

记忆中好象儿子再没有伤害过他人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7-08-15 12:50

  七十九儿子诚恳的道歉使老人原谅了他的过失,从那以后,自己自然也再无受伤的道理。只是上学去伸手要钱的习惯持续到十周岁生日那天。
  
  前三天妻子就许诺儿子十岁生日一定买个很精致的玩具,儿子就说了很多自己想要的玩具。我在一旁问了句:“儿子,你多大了?”儿子一楞,接着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还是两年前,那场罕见的冰冻使人出门不能骑车的时候,儿子的干爹新屋落成,我和儿子前去恭贺便只能步行。那天,路上没有行人,一片白,又极滑,我一面注意自己不要滑倒,一面念叨着叫儿子小心。儿子突然冒出一句:“爸爸,我原以为您很不喜欢我,但不是!”
  
  我奇怪儿子的这句话,立住脚,问儿子:“从哪方面看,我不喜欢你?”
  
  “首先是您对姐姐和对我用钱方面的态度。”
  
  我说我觉得没有两样啊。
  
  儿子说:“还没有两样?您总是说我好吃,乱花钱。但姐姐一回到家里,您总问她要吃什么您去买。”
  
  这是事实,我便问儿子:“姐姐要了吗?”
  
  “那倒没有。”
  
  我好象讲过我女儿初中时光拣的废品都买了四千多块钱,我记得当时女儿跟她的弟弟说:“你将废品分好类,卖了钱我俩平分!”儿子分了一会儿就不愿意了,他说他宁愿不要这个钱也不想被灰尘呛。女儿笑笑说:“你只晓得用钱,却不晓得钱的来路辛苦吗?”
  
  我记忆中女儿乱花钱的事情只出现一次,那还是在小学一年级,我给她十八块钱打预防针,晚上回来,我问她今天的预防针是预防什么病的,她答不上来,我就知道女儿的预防针没有打。但我当时没有道破,而是说:“让爸爸看看你手臂上打预防针的地方红肿了没有。”女儿的脸一下红了。我笑着说:“儿子,没打就没打,你不可以骗爸爸哟。”我历来将女儿叫做儿子。女儿没作声。我又问:“针没打,那钱呢?”我怕女儿是弄丢了钱才没预防接种。女儿将脸埋下去,我问是买东西用了还是丢了?女儿轻轻说用了。我说用了就算了,下次可不兴这样了。女儿果真从此再没乱花钱。她上学报名,我给她的钱总是多于她报的数目,但女儿回来总会给我一个清单,上面清楚记着:学杂费多少,课本费多少,还有班费伙食费……多余的钱随清单一并给我。
  
  回到家里,我自然想给女儿买些零食。小孩哪个不喜欢零食?但女儿从来不要。
  
  儿子曾经说:“爸,我要求不高,您每天给我二十块零食钱!”看看,儿子还能纵容吗?
  
  于是我对儿子说:“你晓得姐姐不乱花钱,你们都是我的儿女,和你一比较,我觉得愧疚,想弥补也是自然的啊。”
  
  儿子“哦”一声,又说:“我总一直以为妈妈喜欢我多一点,您更喜欢姐姐呢。”
  
  我觉得妻子也很疼爱女儿,但想到儿子这样说必有他的道理。便追问他怎么这么说。儿子便告诉我一个事实,说他每随母亲去总场,要买那几百块钱一个的精致玩具。母亲就会满足他,只是在付钱时嘴上会说一句:“你看姐姐从来就不买!”女儿的确从来没买过玩具。
  
  儿子生日那天早晨,妻子拿一个本子到儿子面前说:“儿子,你要吃什么要什么东西统统说出来,我到总场给你去买。”
  
  儿子看看我,忽然笑了,说:“过了今天,我不再是儿童了,我不要!”
  
  果然,儿子上学再没伸手要钱。
  
  记得去年中秋,儿子星期四下午就回家了。星期天去学校前我数了一百六十块钱给儿子。儿子学校的伙食费是两个星期一结,每个星期八十元。
  
  儿子退给我十块钱,说:“爸爸,上星期我还有一天伙食费没用呢,只要一百五十就可以了。”自从我事故后,儿子曾经在我面前说除了买衣服鞋袜要依他的略微高档点,其他一切由我说了算,包括零食。
  
  儿子原本非常信用。但今年上高中,女儿的一句话,他用起钱来就比初中大手很多。
  
  西洞庭一中学校门口一年中有四天日子是最热闹的。上年开学,上年放假;下年开学,下年放假。到了这天,家中有孩子读初中的读高中的,都带了被子箱子桶子,有骑摩托来,有骑三轮电动车来。家中有豪华小车的更不会放过炫耀的机会。校门前由东往西约两里长的街道上满眼是停放杂乱的车。而中间的路上还有车在往校门口移,摩托尚能快速,电动三轮稍慢,后面的豪华小车又不能越过,就一味拼命按喇叭。有那一早就到的,孩子报过了名,要往回走,看看自己的车周围全是车,只能干着急。除了这四天,还有高考的日子校门口也是人群拥挤。不过这时的人尽管很多却非常的静,静得似乎连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清。这自然是不能用热闹来形容。伸着脖子的家长神情凝重,而走出来的孩子也一脸疲惫。
  
  这场面我都经历过。只是女儿读初中读高中还有高考,我完全没有置身拥挤其中。每当我的车要进横街(人称校门口的街为横街),女儿就叫我停下。她就扛起被子提着桶子,要我拖了箱子走去学校。到了宿舍门口,女儿便说我可以回家了。而女儿高考期间我根本就没有去校门口。只是快要考完,我才去学校。但我并没有挤进人群里,而是站在远远的博雅书店门口,与博雅书店老板讲白话。女儿也好,儿子也好,我都约好,不论他们早放学或是我早到都到博雅书店门口等着。所以我从来没象有些家长或学生到处问人。
  
  儿子一回到家,总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叫我:“爸,陪我散步去!”
  
  而我从来故做严肃的样子。儿子说:“开心点,不然会神经错乱的。”
  
  儿子对于我整天呆在屋里,或写日志或修改日志或发说说,就有些担心,要我外出走走,与人说说话散散心。我笑着说:“现在到哪里都是打牌的,哪个同我说话?”
  
  儿子记着这话,一日陪我到建龙超市买油,儿子要超市老板给我多换点零钱。我说:“你要那么多零钱做什么?”
  
  我以为是儿子有用才这么问。儿子说:“您去打点小牌,打发时间!”
  
  我说:“我的条件允许我打牌吗?”
  
  儿子说:“您只管开开心心过您的日子,其他烦心的事别管。”
  
  儿子知道我家里欠有外债,因而一直用钱节约。但对于我需要用钱的地方,他说:“该用就用,不要亏了自己!”
  
  儿子中考是全家关心的问题,妻子五弟六弟七弟女儿还有阿哥的儿子——侄儿就打电话过来问儿子考试情况。当时儿子不能确定,他们便要我一得到准确消息第一时间通知他们。
  
  女儿得知弟弟考上了高中,就问我弟弟可在我身边?我告诉她说“在!”,她就要弟弟接电话。
  
  儿子原来是不爱同他姐姐多说话的。每次女儿来电话要他接,他总是借故走了。我后来问他为何不接姐姐电话?他说没话可说。
  
  “自己姐姐怎么没话说?”
  
  “有代沟!”
  
  但这次姐弟俩却说了很多话。我提醒了几次手机快没电了。女儿才要弟弟将手机给我。
  
  我这几年听力大减,于是就开了免提,然后问女儿有什么要说的。
  
  “爸,弟弟上高中了,您别将钱卡得太紧。男伢儿不比女孩,花费要多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