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资讯分类
联系我们
沙龙国际娱乐官网

联系人:李经理

认真勘察现场使用情况

保证做到全面满足贵方的要求

我公司优先提供配件和修理义务

网   址:http://www.77549.com.cn

致力于建一流诚信企业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小编推荐 >

抢了警察的枪支手铐逃跑的事件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7-08-27 02:57

  在全省甚至全国都是少见的案子,县市公安局尽管在省厅的协调下,动员了三省五六个县的警力全面布网追捕,快要从四面八方合围到舞凤山下的时候,却遇上了大暴雨,暴雨冲刷掉了逃犯王毅的一切痕迹气味,使训练有素的警犬和警察从逃犯王毅可能出山的路口,一直快要搜寻到王毅钻进山去的那个沟口了,也没有追踪到王毅的踪迹。气得亲临第一线坐镇指挥的副厅长在案情分析联席会上发火骂人,副厅长把县局的局长和刑警队长一顿好训:“你们的多年警服是白穿的吗?不紧追逃犯撵,却返回来在几十里几百里外边绕圈子是想要远远站着看逃犯给你们表演精彩节目的吗?”
  抢了警察的枪支手铐逃跑的事件
  县局长找理由解释:“我们三个警察也都石壁上追下去了,可罪犯已经逃进山沟的树林里,三个警察都受了伤,没有体力继续追赶了。加之沟底下手机又没有信号,只得爬上山顶给局里打电话报告。刚接到报告,我局刑警队就立即出动上了山。”
  
  刑警队长也立即证明他们真的是在第一时间就紧急出警了。
  
  副厅长追问:“你去了为什么不去第一现场跟踪追击?”
  
  刑警队长解释:“根据一般的犯罪心理学,逃跑的罪犯都是拼命远离第一现场,尽量往远处或者他已经定好的地点方向跑的。我赶上山去的时候,案发已经过了几个小时,时间已到深夜。逃犯要跑,也逃窜出几十公里路了。我紧急安排警力去山口要道堵截是必须的。错过时机,逃犯就近逃出山去,混入人烟密布的大塬区,就更不容易抓住。”
  
  副厅长说:“那几个看跑了犯罪嫌疑人的警察真的都受伤追不了逃犯了?那石壁要真是悬崖峭壁,嫌疑人跳下去还能跑得了?”
  
  刑警队长说:“我看他们几个也就都是擦破了皮,都自己能动弹。”
  
  副厅长果断说:“案子结束,一定要严格追查责任!对这样玩忽职守不负责任的行为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又批评局长:“你为什么不当即安排警犬和警力沿嫌疑人逃跑方向追捕?”
  
  市局领导借机解释:“案件一发生,县里就报告给了市局和省厅,警犬县局还没有配备,市里刑警队带警犬赶到县里就要四五个小时,再从县里往山上赶也得三两个小时,等接着步行上山下山,十几个小时就过去了,还不如从距离市局近的那一头山口往进搜索来得快。”
  
  县局长望了望主管政法的书记和县长,心里说:“我早就给你们申请过多少回了,要求配备卫星定位电话和警犬,你们老说‘县里的财政只是保吃饭财政,其他事业都得往后放。’连一分钱都不给,我拿啥办那些事呀?”但是他不敢把这个理由摆出来,只得独自受副厅长的指责。
  
  主管副县长连忙表态:“我们下去一定立即配备,砸锅卖铁也要优先保证公安急需设备!”
  
  公安局长想:“你把我给你创收的钱少扣点比例就可以了。”忽然想到要不是创收任务给逼得,他怎么会傻到批准把一个重犯押到山里挖钱去?心里既懊恼不已又有一丝儿怨恨。又想起来刑警队长似乎汇报过那个他派上去的老警察坚持要在马泉村死等王毅。就说:“我们还在马泉村有警力把守着呢。”
  
  副厅长正发愁怎么在这场暴雨后山里的砂石土路已经通不了汽车的情况下,很快赶在逃犯的前头把警力派上去,他坚信逃犯这么短的时间,又是黑夜加上半天的大暴雨,他一定还在舞凤山背后的山沟里那个范围什么地方蹲着呢,其他地方进山的警察没有发现逃犯蛛丝马迹就是证明。要是现在就去舞凤山主峰后,沿那山沟往里追,要不了多久,就会和山外进去的警察会合,有那么多警察警犬,王毅即使变成苍蝇也难以再逃出去了。他立即给县局局长命令:“叫你们那几个警察马上往山背后去搜去!”
  
  一直站在人背后的县局办公室主任畏缩着说:“我听说他们几个都冒着大雨回来啦。”
  
  县局长猛然质问:“是谁叫他们回来的?”又一想:“也没有人安排他们蹲在那里不回来呀。”就不再发火了。
  
  副厅长说:“你看你们的应急预案都是怎么制定的呀?一出事就乱无头绪,只跑了一个罪犯就这么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胡砸,要是碰住了恐怖分子,还不都脑袋掉了也不知道是咋么掉的!”局长只有干挨训的份。
  
  副厅长主持的联席会议经过认真分析研究,作出几点决定:一、命令所有参与追捕的警察和武警,只要发现逃犯踪迹,立即开枪将其击毙不必要留活口;二、动员舞凤山周围所有县镇干部分片包干,督促各村联防队员和成年村民一齐出动,参与搜山,只要一发现可疑人员,为保人身安全不必采取任何行动,立即向上报告。
  
  副厅长分析:“根据现在案件进展情况来看,大雨冲灭了罪犯的踪迹,但是,他逃跑的时候只是单身逃脱,身上没有带任何食品和饮料,不可能在渺无人迹的任何地方长期潜伏,非走出来不可。即就是潜伏点出来挖野菜采野果,也得留下新的踪迹。只要我们动员那一带的所有乡村干部和农民都拿着图像,瞪大眼睛盯住寻找,他往哪里跑?”
  
  副厅长手里还有最后的一着杀手锏留着没有说出来。他宁愿早把王毅抓住或者击毙,不用再劳民伤财使用他万无一失的筹谋。
  
  市局局长也补充说:“临近那几个村子要作为重点,多布置警力,暗中潜伏,日夜坚守,防止逃犯钻空子进村搞走吃的。”
  
  县里的主要领导也都当场表了态:“不惜一切人力财力,支持省市县公安干警和武警部队的行动。同时表示,立即布置安排各级干部督促带领几个山区乡镇的全体村民上山配合。”
  
  县上党政机关的电话通知一下去,不等从县里出动的警察武警和领导们赶上去,当地的乡镇干部已经包片包村一级级行动起来了,有县里主要领导的亲自安排,哪一个乡镇领导能敢迟缓轻视?没有人安排他们赶修被水冲坏通不了小车的砂石路上,也被他们催着临近的农民抡镐挥锨赶修开了,他们都知道这么大的事情,县里各个领导都非得赶上山来找寻自己的位置镜头不可。谁也不想给领导留下自己治下道路不通的瞎印象。
  
  等武警和警察的先头尖兵在省道的柏油路那里下了车,呼啦啦步行过去不久,沿途的村民已经在乡镇干部心急火燎的催促下,就地取材,用路畔的砂石和黄土,基本垫平了被山洪冲坏了的路面上的坑渠,领导们的小车勉强可以通过了。
  
  不是说我们的干部没有工作效率,就看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是在谁的眼皮子底下干事。要不为什么上级领导动辄就下限期完成的死命令?往往主要领导一插手,死命令一下,无论是多大的案子,多难的工作,都能顺利完成,达到皆大欢喜的完美效果?可见老百姓说的“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扑腾”是绝对有道理的。
  
  人民战争是我们领导们解决一切困难的有效办法。一时间,舞凤山平时只有零星几个人撒在各零星山头坡地劳动,互相要打个招呼也得用拉长音的喊山调吆喝的空山,一下子人烟稠密了起来。一队队在乡村干部驱使着的男女老少出现在舞凤山区的各个沟壑山头,喊叫着规定的几个召唤王毅认清形势投案自首的口号,比如:“王毅呀,你已经被四面八方包围了,快出来投案吧!要不,打不死你也要渴死饿死你!”“王毅,你不出来投降,只有死路一条!”“王毅你妈和儿子等你回家哩!”“王毅,公安机关要你争取从宽处理!”……等等,不一而足。
  
  玉簪的公公刚给王毅拾掇好了狗肉,拿到妻子已经烧开水等着的灶火窑煮在锅里,还没有等到下调合(大料盐等),就被干部上门叫去上山喊叫去了,田美的父母也不例外都被催上了山。
  
  搜山的农民手执铁锨镢头、长棍短棒,有的甚至拿着脸盆家什敲敲打打着跟在警察和武警后摇旗呐喊,显得不伦不类十分滑稽。有经历过五八年除四害运动的五六十岁的人忍不住可笑说:“这真像大跃进那时候毛老人指挥我们漫山遍野赶麻雀。那时候跟上跑跑跳跳喊叫一天,晚上还要打手电筒上梯子掏老窑里黑窟窿的麻雀窝里。”有人就说:“那时候跑一天,公共食堂还给管饭呢,今儿个你把腿跑断都没有人给你管饭。”有人接上说:“我看见村上已经安排能行婆娘做饭炒菜着呢。”其他人都哈哈哈大笑起哄道:“你想得美,以为能给你我这样的人吃吗?人家村干部是给县乡干部和他们自己准备饭菜哩。”就有小青年胡乱骂起来:“他娘的屁!搜怂哩搜山,叫王毅跑了去!他手里拿了枪,还能伤着咱啥?一没钱二没权,咱就两个肩膀抬着一张吃饭嘴,他打咱干啥?”
  
  人们乱说是乱说,但是都怕后头盯着催的干部,也觉得这种比平时最多一家人上山劳动的呆板生活新奇有趣,乐的跟上凑热闹,也就愿意跟着在后边图热闹乱喊叫。反正有全副武装的公家人在前头,王毅手里虽然有枪,没有对着远远在后面吱哇喊叫的农民开枪的道理。
  
  大张旗鼓搜了一天山,没有发现逃犯王毅踪迹;又鼓足余力再搜了一天,还不见逃犯王毅露面;勉强催着群众,坚持在山里又喊叫了一天,还是没有见着王毅的影子。
  
  忽然,搜山队伍接到了指挥部的命令:“撤!”已经疲惫不堪的搜山队也是实在在坚持不住了,听到那个撤字,立马哗啦啦做鸟兽状四散寻路撤了下去,几百里舞凤山区又静悄悄地没有了轰轰烈烈的热闹气。
  
  这时候,逃犯王毅藏着的玉簪家里,却十分紧张不安起来,那个名义上的家长豹子刚从搜山队伍里解放出来,心里骂着公安的傻蛋无能,叫上农民满山胡喊叫,他心里清楚知道会连王毅的汗毛都逮不着,也只有做样子跟上喊叫。明明王毅早就钻到他家里去了,和他儿媳妇玉簪拷在一起,吃着他和老婆给煮的狗肉,还逼老婆给买了一瓶酒,可他豹子却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还得装着没事人一般,在山上随着大众呼唤王毅出来投案。这到底算是咋回事呀?
  
  玉簪公公豹子刚一进门,就看见老婆在院子里坐立不安转圈子,瞧见老汉回来了,急忙迎上说:“他大,大事不好了!玉簪下身见红啦,咋么都止不住!”
  
  老汉急了,埋怨老婆:“这么危险的事,你不赶紧给叫医生?”
  
  老婆无奈低声说:“那恶物不准找人,拿枪指着我呢,我哪里走得出去大门呀?”
  
  老汉说:“那我去叫咱娘来,看她老人家有没有办法。”
  
  老婆说:“能叫娘去我还不早叫去了?他也不准。说是不准叫任何外人进咱家来。”
  
  老汉干着急没了主意,只念叨:“好好的咋会见红呀?好好的咋会见红呀?”
  
  老婆见老汉也只能和他一样在院子里转圈子,就埋怨他说:“还不是你那狗肉给吃的?那恶物吃狗肉喝烧酒,热得有劲没处使,还不那你儿媳妇折腾出气?弄得给成了这了!”又说:“我这孙子可到底咋办呀些?”
  
  老汉只能着急着不断说:“这可咋办呀?这可咋办呀?……”啥办法都没有。
  
  忽然东窑那里王毅敲得窗户响。老两口都不约而同往那里跑。
  
  进了窑门,见媳妇玉簪满头大汗抱着肚子在炕上打滚,王毅似乎天良发现,站在炕一边也有些着急,他和玉簪拷在一起的手铐也给打开了。
  
  见儿媳妇这个样子,随时都会有危险,当家作主的婆婆着急了,为了孙子委曲求全几天的气一下子爆发出来!他扑到玉簪那里,扶起玉簪坐了,接过老汉递来的毛巾给儿媳妇擦额头的汗珠,怒目向着王毅说:“王毅呀王毅,我一家子到底怎么着你啦,你把我们逼到这地步?我为孙子给你瞎怂好吃好住好管待,你还要下毒手害死我亲孙子。我就要没孙子了,我老两口还要这老命做啥呀!”拍着自己的胸口说:“来,你拿你手里的烂枪吓了我们几天啦,我没了孙子,自己还有啥活头?你来,你就照我这里打一枪。我先到阎王殿里等我孙子去呀我!”说激动了,连哭带喊叫起来。
  
  老汉豹子也第一次学豹子嚎叫开了,喊叫:“王毅呀,你咋心这么瞎呀你?你害了我一家子的命,你能在这村里呆安静吗你?你不知道一出门就有多少枪对着你的吗?”
  
  王毅见状也一时六神无主拿不出主意来,他不敢放玉簪出去看病。那明明是把自己给往警察手里送,没有了人质掩护,他手里的一支枪在无数武警和警察的枪口下能挡得住啥?还不被打成筛子眼?这个烂土窑,连一颗手榴弹都挨不住。
  
  听见婆婆公公都不顾命挣叫起来,强憋着不大喊的玉簪也拉开嗓子参加了二老大合唱。
  
  王毅最害怕外头有人听见跑进来看究竟,这时候各路军警都还没有完全撤离山区呢。听声合围过来,王毅还不是成了瓮中之鳖?
  
  没等婆媳公公三人的第二轮哭嚎大合唱开始,王毅就断喝一声:“人还都活着呢,就争先恐后嗥的啥丧呀?见了那么一点红就害怕死啦?”又凶神恶煞般抬起一脚在玉簪的肚子上空悬着威胁道:“你都再挣叫!再挣叫我就把这一脚踩下去!你们要和你孙子一块儿见阎王爷去就都见去!我这回就是自己给自己捞命哩,能跑了也是侥幸活多余呢!”吓得玉簪和公公婆婆都鸦雀无声了。
  
  王毅下炕坐着椅子上抽了半天烟,忽然站起来对玉簪婆婆说:“不急了,要给你媳妇看病去,就乖乖听我的。”
  
  三个在炕上一直看王毅眼色的人都可怜巴巴等着王毅再说话。
  
  王毅慢慢说:“你要给你媳妇找医生看病,就先把田美和他大他娘给我叫上来。我要和他们说话。”
  
  玉簪公公豹子说:“我和兄弟为养老娘,闹得不太对劲,他不会听我话。”
  
  玉簪婆婆也说:“我去给人家咋说呀?就说你在我家里叫她哩?”
  
  王毅骂:“你老东西是瓜(傻)实啦还是咋啦?你给田美说是我叫她,还不是催着她给警察报告哩?你就说是你儿媳妇叫她哩,想和她说话哩。”又说:“田美不是来给他玉簪嫂子送过酸枣吗?从这就看得出她们姑嫂关系不错呀。”向玉簪问:“是不是呀?”玉簪只得点头。
  
  玉簪婆婆说:“我给你叫田美,她爸她妈能都跟着来?”
  
  王毅说:“那就要看你去了给怎么说了,反正怎么把话能说圆范,你就怎么说去。谁不知道你们舞凤山的婆娘都能说会道嘴巴巧?”又是一阵打哈哈,几个在他爪子下的人物哪个哈哈得起来?
  
  王毅有了主意,马上就安定了下来,奸笑着挥舞着手里的手枪逼着玉簪婆婆出去去田美家里撒谎骗人。
  
  玉簪婆婆为了保孙子,只有违心从命,拖着沉重的脚步出门下坡去兄弟家,一路想着如何去对兄弟和兄弟媳妇还有侄女田美开口。
  
  她还发愁拿啥话哄得过那个在儿子他二大家里生活着的人老心不迷的老婆婆。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一路上竟然感觉凉飕飕的透骨的寒
相关阅读: